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destinationsz.com/,卡利朱里

本周一, “国足锦鲤” 于大宝在前往广州向国足报道时,在北京机场邂逅自己的好队友和好兄弟佐里奇,两人热聊了好一阵,期间还与目前仍在阿根廷第四级别联赛 “坚守” 的卢西亚诺连了线、视了频。事后,大宝在社交媒体上感叹, “时间过得好快,快十年了……”

自 2011 年年末泰达队足协杯夺冠后,于大宝、佐里奇和卢西亚诺各奔东西,差不多十年的光景已经过去了。作为泰达队史最好的外援之二,以及泰达队史最好的内援之一,佐里奇、卢西亚诺和于大宝这一 “铁三角” 一直为天津球迷所牵挂,相比目前在国内踢球可以 “天天见” 的大宝,大佐和卢西勾起的这波回忆杀,似乎更能唤起天津球迷满满的回忆,戳中更多人的泪点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佐里奇直言, 泰达岁月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段时光,如果泰达需要,他愿意以其他方式任何继续为球队工作!

也许很多人对大宝这次能在北京机场邂逅大佐,不会感到太过意外,因为自当初离开泰达选择退役后,佐里奇从未断了与中国,尤其天津的联系,几乎每年他都要回来一两次。当然,很多人都知道,那时他回来主要是忙他的红酒生意。不过现在,佐里奇又一次成功完成了转型,他的新身份是一家欧洲知名经纪公司签约的职业经纪人。现在,佐里奇每年都会花很多时间奔波于德国、法国、荷兰、比利时等欧洲各国各级联赛,考察球员,然后与他们建立各种联系,目前在天津泰达队踢得风生水起的阿奇姆彭,就曾在他的重点关注名单之中。

随着中超夏窗开启时间临近,佐里奇此次来华无疑与中国球队引援有着密切联系。对于此次他与大宝和卢西的隔空对话,大佐坦言,这也让他依稀回到了当年的峥嵘岁月。

我和大宝、卢西都是好兄弟,尽管不经常见面,彼此间联系挺多的。卢西是那种无论球场内外,都能给你带来正能量的人。于大宝因为能说英语,我们之间交流更顺畅,那时他刚从葡萄牙联赛回中超,西班牙拉练时他是我的室友,后来回到天津我还带着他四处去逛。当然除了他俩,我还有很多好兄弟,像曹阳、毛彪,我们一起度过很多欢乐时光,为泰达队赢得了不少荣誉。

作为泰达队历史上第一任外籍队长,佐里奇先后两次效力泰达队, 4 年的时间里他与泰达队一起赢得了不少荣誉:第一次效力泰达,佐里奇就帮助球队夺得中超第四名;二次回归泰达,他又和队友们一同努力,赢得了联赛亚军、足协杯冠军、贺岁杯冠军,亚冠也打入了 16 强,在他离开泰达时,他总共给天津足球留下了 2 个冠军、 13 个进球和 2 颗牙齿。

我觉得自己为泰达效力的这 4 年一直都挺成功的,球场外我也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。当我离开球队时,能把这些荣誉留给俱乐部和球迷,我觉得很欣慰,马尔科·佐里奇因为我回报了这 4 年来每一个人对我的支持和关爱。我希望大家能一直记住我,当然我更希望每当大家谈到我时都会说,佐里奇不但球踢得好,更是一个出色的人!

如今,佐里奇已经成为泰达足球一个时代的标志,这位曾被球迷评选为 “泰达 20 年队史最佳外援” 的塞尔维亚人,无疑是泰达球迷心中永远的传奇,至今还没有哪名外援后卫能够超越他的成就。不过有意思的是,当年无论泰达俱乐部还是佐里奇,都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启这段 “传奇之路” 的。

和许多欧洲年轻球员一样,那时在塞尔维亚踢球时,我也梦想着能到欧洲踢球。不过当我完成了与贝尔格莱德游击队的合同时,泰达向我发出了邀请,他们说的很直接,他们是在网上看中我的,但想要实实在在看看我,要我来天津试训。要知道,那时我对中国可是一无了解,但因为我很年轻,想要尝试一下,于是就来了。我记得那时来泰达试训,我踢了 4 场比赛,最终赢得了俱乐部的认可,但当时签下的只是一份 3 个月的短合同。不过,我为泰达出场的第一场比赛 ( 2005 赛季揭幕战泰达 5 比 1 大胜辽足),我就进球了,没过多久俱乐部就一直催着我续约……现在想想,我觉得这一步真的走对了,泰达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段时光。

2005赛季,泰达队引入佐里奇和蒙恩古尼两名外援,但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南非国脚蒙恩古尼,表现却远不及名不见经传的大佐抢眼。

佐里奇是联赛职业化后,代表泰达队(含前身)出战首场正式比赛便有进球的 21 名球员之一,他目前仍是泰达外援后卫里进球最多的球员,总共为泰达攻入了 13 个联赛进球。

佐里奇说,为泰达队效力的 4 年,他场内场外赢得很多,只有自豪没有遗憾,唯一让他觉得有愧的就是自己的家人。

那四年最让我自豪的就是,我和队友们给球迷交出了一份令他们满意的成绩单,而且在这 4 年里,我每时每刻都全力以赴,即使有些心愿没能达成,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,能让球迷高兴,这才是我职业生涯最大的追求。当然,现在有时和家人在一起,我会觉得亏欠他们挺多的,那时我错过了家里很多重要时刻,包括儿子降生,也没有更多时间陪伴他一同成长,我的妻子为了整个家做出了太多牺牲。但无论如何,我还是很高兴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,我的家人也同样为我感到骄傲。

尽管佐里奇已经退役多年,但现在,他反而和天津的感情越来越深,和中国足球的联系越来越密切。未来佐里奇还会再为天津足球做出贡献吗?一切皆有可能。

当初我在天津交了很多朋友,教练、队友、球迷、记者,大家待我都很好。当初回到欧洲,我很长时间感情都难以平复,因为我爱泰达,我爱天津,天津就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也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天津人了。现在,我也会经常返回中国来天津看一看,我要把这种联系一直维持下去。当然,如果泰达需要我,我会很高兴回去,卡利朱里以其他方式继续为俱乐部提供帮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